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共服务 > 行业资讯 > 专家视点 专家视点
穆颖:竞争法下的大数据权益与风险——第七届“知识产权、标准与反垄断法”国际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8-11-15 来源:工信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公众号

穆颖

环球律师事务所常驻北京的高级顾问,主要从事知识产权及竞争法律业务。主要专业领域包括商标法、著作权法、专利法及不正当竞争领域的诉讼和争议解决,同时在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反垄断法律方面具有丰富的经历。

 

竞争法下的大数据权益与风险


穆颖: 这次跟大家分享的仍然是大数据。我们这个环节的主题是数字经济,之所以选择数据是因为没有数据就没有所谓的分享经济,没有数据就没有人工智能,没有数据就没有平台。所以数据成为整个数字经济非常核心的竞争要素或资源。

刚才听了于立老师跟我们分享的“保和反”的问题,我想我们更多地听了非常多的经济学专家以及反垄断的专家来讲数字经济里面风险与规制的点在哪里之后,我想先来跟大家谈谈如何“保”。

数据或者大数据对数字经济非常重要并有极高价值,被称为互联网时代货币,这样的资源我们到底应该如何保护他。所有从事数据的经营、分析、创新的主体都希望自己的成果可以得到保护。如果我们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分析,作为一个保护创新成果、保护经营成果的一部法律,数据能否得到知识产权法的保护呢?但是很遗憾,在我们理论的分析以及实践的过程中发现数据很难成为知识产权的保护客体,那么,是否知识产权以及相关的法律都没有办法或者对大数据进行保护呢?今天我跟大家分享部分司法的实践,探索一条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来保护数据或者大数据相关权益的路径。跟大家介绍两起案件,看一下我们这个路径如何与大数据整个行业发展和数字经济保护相关联。

这是被称为用户数据案的脉脉案件,研究反不正当竞争案件的话应该有所了解。脉脉是一款社交软件,利用了另外一个社交平台上的数据行为,这个行为被法院进行了制止,认为他不符合诚信信用和公认商业道德,所以认为是不正当竞争行为,这被称为中国的用户数据第一案。这起案件对数据平台的保护,通过第二条的路径来实现的。在这起案件中,法官分析了数据提供者也就是用户、数据搜集者也就是平台以及数据利用者也就是第三方之间的关系,并且创造性提出当数据利用者,就是第三方,希望运用数据的时候必须遵循三重授权的原则,即用户给平台授权,平台给第三方授权,用户再给第三方授权这样一个规则。除了了解到这些案件创制了这样一种新的授权原则之后,更重要的是,在这起案件的裁判中,我们看到了数据在裁判中得到了司法机关的认可,认为他是经营者非常重要的经营优势与商业资源,应当得到保护。用户数据案件之后我们又看到了一起数据产品案,这是杭州互联网法院裁判的案件。某电商平台在对用户的浏览收藏等网上交易痕迹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推出了自己的一个衍生数据产品,这是一个大数据产品,用来帮助和提高商家的经营水平。而被告是另外一个互联网公司,他没有付费,也并没有得到许可,为客户提供这个产品的远程登录服务,被互联网法院确定不正当竞争。这个案件非常关键一点是,司法机关认定,电商平台就相关衍生数据产品享有合法性财产性权益。我们对于大数据的权益可否成为知识产权的保护客体不确定的情形下,甚至大数据是否具有财产属性分析处于一个有争议的情况下,这起案件至少确定了衍生数据产品的财产属性。在这个司法的裁判过程中,法官也是非常细致地分析了我们如何从信息得到数据产品。其必然会经过从用户信息、到原始网络数据大规模聚集,再到经过分析转化以及处理之后得到的衍生数据产品的过程。这也说明,我们数据产业的各个不同发展阶段,需要不同的法律规制。在用户信息阶段,没有财产性的权益存在,它只是用户的个人信息而已,这个时候法律需要规制的对象是安全保护的问题、隐私保护的问题。而当我们开始搜集原始数据的时候,我们几乎是用各方主体之间的约定来调整这种法律关系。再当我们数据的搜集者开发出了衍生数据产品的时候,则《反不竞争法》可以通过制止不正当行为的路径,给予了它一个相对独立的财产性权益的保护。通过以上两个案例,我跟大家分享的第一部分内容,就是大数据如何保护的问题。

我们之所以希望对数据进行保护的重要原因是因为它巨大的价值,也是同样因为它巨大的价值,也引起了反垄断和经济学的关注以及反垄断执法部门的关注。

数据是不是将会成为下一个有可能存在的垄断资源?是否有可能存在的关键必要设施?这是大家都在关注的问题。与会的各位法律专家以及经济学家都做出了非常多的分析,经济学的、法学以及反垄断的执法目的等等方面的分析。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在数字经济时代对数据进行经济的分析的情况跟传统产业下我们的分析,以及对反垄断规制必要性的判断,到底有什么样的区别,是什么样的因素导致了我们必须接受一些挑战和进行一些调整。

作为数据的产生主体——用户,我今天跟大家举出这样一个实例来分享我的粗浅理解。这是我昨天在网上下单,在美团买了一份甜品,进行了支付,最后由骑手送给我。就在这样一个网络上的交易过程中产生的数据,实际上,美团掌握、甜品店掌握,支付系统是掌握的,骑手也知道。当然,我不确定苹果手机是不是知道。这样一个简单的交易,表现出刚才各位经济学专家分析的一点,就是数据具有一个非常强烈的非排他性,一个交易产生的时候有非常多的主体同时可以获取到同样数据,这跟我们传统的产业里面的这些资源的排他性有一个颠覆性的区别。此外,当我需要在网络上进行外卖消费的时候,我可以选择美团、饿了么、大众点评、百度等等,而且很有可能我的手机上有所有的APP,我会时不时有选择地使用。所以,有关我的口味偏好,关于我个人的一些消费习惯的数据,很难有某一个平台可以完全掌握。这样一个移动或者互联网的时代,很多的经济学专家分析出来的一个观察是数据的多归属性,也就是有非常多相同性质的主体在提供相同的服务。据说在2017年3月份,苹果手机已经有200多万个APP,并且这个数据还在变化中。数据的非排他性和多归属性造成很多反垄断执法机构总体来说对于数字经济执法处于一个相对比较谨慎的态度,这也是刚才各位专家提到的。这是为什么在脸书收购WhatsApp的时候,美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基本上给出了一个无条件批准的结果,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数据的获取是可以免费的,介入门槛是非常低。那么,大数据经济时代是否就不再存在反垄断的风险呢?刚才各位专家分析到也提到了:当这些数据形成巨大的规模,在网络效应的作用下进行了跨市场传导的时候,则很可能使得大数据成为一种垄断资源。这种风险是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谷歌案件中看到执法机构指出,除了市场份额他们还考虑到其他跟谷歌竞争的市场主体,其很难达到如此数据规模以及整合能力跟谷歌对抗。

仅仅从数据的角度分析数字经济市场的垄断风险我们就要考虑到数据这样一种竞争资源的特性以及它后续产生不同的效果,而如果扩展到整个数字经济市场,除了我们考虑数据,如果我们再加上平台效应等因素将可能成为一个更复杂的规则。

总结一下今天跟大家分享内容就是,数据会是整个数字经济的核心资源,而我们对他的保护规则以及规制规则将会不断的深化和细化,权益和风险并存的情况将会长久的持续下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