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信息 政务信息
韩伟:​数字助理的价值与隐忧——第七届“知识产权、标准与反垄断法”国际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

一、背景

数字助理(digital assistants)可以为用户提供信息和服务,制定与执行决策。数字助理的兴起可能改变我们的消费方式,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则加快这一进程。近年全球各大在线巨头都在布局数字助理,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助理产品。美国方面,比如亚马逊Alexa、苹果Siri、谷歌Assistant、微软Cortana以及脸书 Marvin。中国方面的代表包括,百度度秘、阿里小蜜以及腾讯叮当。就数字助理的物理载体来说,各大企业近年纷纷在智能音箱方面发力,比如在美国非常受欢迎的亚马逊的Echo。

近年国际竞争法学界也开始关注数字助理问题,Ariel Ezrachi、Maurice E. Stucke、    Michal S. Gal 以及Niva Elkin-Koren几位是代表性学者。从文献来看,对数字助理也有不同的表述方式,比如数字管家(digital butlers)、算法助理(algorithmic assistants)、算法型消费者(algorithmic consumers)等。

二、数字助理的价值

数字助理可以给消费者带来很多价值,比如(1)增加买方力量。如果足够多的消费者使用同一类数字助理,或者如果不同数字助理可以相互协调,数字助理可以提升买方力量。(2)提升卖方压力。数字助理通过提升买方力量,某种程度上可以抵消供应商的力量,降低供应商滥用其市场势力的能力。(3)节约交易成本。数字助理可以实现更快、更有效的决策,降低交易成本。(4)缓解算法歧视。数字助理可以降低供应商个性化定价的能力,帮助消费者发现误导性信息或不公平条款,作出合理选择。(5)抑制算法合谋。作为一种市场化解决机制,数字助理还可以一定程度缓解供应商之间的算法合谋问题。整体而言,数字助理对消费者的价值,很大程度上源于数字助理所体现的算法对供应商适用的算法进行了制衡,即消费者获益于“算法之战”。 

三、数字助理的隐忧

数字助理的适用尽管会带来很多利益,但对消费者利益也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比如产生隐私方面的问题。此外,目前学界的讨论还涉及数字助理对民主、政治等其他方面的影响。目前来看,消费者主要依赖于第三方数字助理供应商。今后数字助理可能成为消费者进入数字世界的门户,在线平台有争夺数字助理市场主导地位的动机。目前市面上主流数字助理均为在线巨头开发。由于主导市场的数字助理基本上由各类在线巨头控制,数字助理与其所属在线平台的利益在本质上是一致。因此,数字助理的决策可能并非用户利益至上,不能准确反映消费者的偏好。由于技术上的复杂性,数字助理的潜在偏向性决策也难以被消费者察觉,比如数字助理所选择产品或服务的质量在降低就很难被发现。如果大型在线平台提供的数字助理占市场主流,在上游市场,基于不同供应商支付的报酬,数字助理向用户进行智能推荐时会进行排序。特定情况下(比如帮助所属平台的自营业务),则可能基于排他目的对上游竞争对手进行不当降级。在下游市场,数字助理通过所获取的用户偏好等方面的数据,可以将用户划分为更小的群体,从而促进更为持久的歧视待遇。

目前大型在线平台企业借助数字助理排除、限制竞争的能力,主要源于平台产生的网络效应、算力(云计算以及物联网环境下发挥突出作用的边缘计算)、拥有的数据(特别是掌握的客户信息)以及开发的支持数字助理的特定算法。

为了确保在数字助理领域更大程度的控制市场,目前市场上处于领先优势的大型在线平台企业便有动机去阻碍独立的数字助理的发展。比如通过(1)排他交易。大型在线企业与供应商(或买家)签订独家交易合同,阻止他们接触其他处于起步阶段的数字助理提供商。(2)搭售。比如在线平台将其有重要市场影响力的服务与其开发的数字助理,一起提供给消费者。(3)数据封锁。消费者数据对数字助理的功能发挥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线巨头可能会通过技术手段等方式,阻止数字助理市场的新进入者接触其客户信息。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阻碍独立数字助理发展的行为,是否构成反垄断法上的违法行为,需要基于个案事实具体评估。

四、反垄断法的作用

为了发挥数字助理的积极作用,避免数字助理带来的负面影响,有必要确保数字助理市场的正常发展。反垄断法在几个方面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1)防御性收购(先发制人式收购)。在线巨头为维护其数字助理的市场领先优势,有能力与动机实施防御性收购,特别是收购那些可能威胁它们领先地位的破坏性创新者。这方面反垄断法的合并控制制度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对这类性质的交易予以重点关注。此外,为确保消费者可以在不同数字助理之间有效(低成本)转换,反垄断执法对于“数据可迁移”以及“平台互操作”这两方面的问题也应予以重视。

针对数字助理相关的反垄断问题,还存在一些问题值得深入研究。比如具体案件中是否需要界定独立的数字助理市场?数字助理对企业市场力量有何影响?数字助理在未来是否有可能成为竞争领域的重要设施?此外,具体案件中,执法部门还需要充分评估涉嫌违法行为可能带来的积极影响,比如排他行为便可以提升效率、解决投资套牢与搭便车等问题,这些都需要在个案中通过尊重企业的抗辩权来实现。

五、结论

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新兴商业模式与智能产品的开发与推广,人类的市场决策有减少的趋势。由于数字助理很可能成为日后人们接触数字世界的重要门户,理论界有必要提前关注数字助理对竞争与消费者利益的潜在影响。数字助理作为中介力量的独立性,对于消费者利益的维护非常重要。政府部门需要为独立数字助理市场的发展创造好的环境。在这个过程中,反垄断法可以发挥一定作用。

【返回列表】